最火的“直播答题”已经持续霸屏近半月。作为一个新生事物,“直播答题”每一天都在发生着变化,近几天最大的变化莫过于频繁出现广告,对此专家和网友都发表了各自的观点和看法。

专家观点

好看的是数据?而不是广告成效

中国传媒大学新媒体研究院院长赵子忠说,从以往的网络营销中可以看到,只要有红包,流量就会很大。直播答题把网民们喜欢的红包变成了奖金,从而增加流量。吸引来了受众,企业就会有意向做广告,这更像是一种公关公司在做的媒体推广。“以前也有给企业做直播的,但效果有好有坏,不如直播答题这么猛,这些参与投放广告的公司反应很快”。

但广告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拉动客户群,直播答题中的广告真的能吸引来客户吗?赵子忠认为,直播答题中的广告,好看的是数据,而不是真正的广告成效。看起来有几百万的围观量,但真正的目标客户有多少?

此外,并非所有的企业都适合在直播答题中做广告,比如高端汽车,或者方便面。广告需要考虑“千人成本”,吸引来1000个顾客需要花多少钱?当广告商发现这种投放形式并不能带来真正的客户效应时,就会退出。

直播答题很可能是“一时风光”

那么直播答题还会持续多久?中国传媒大学教授柴芦径对此并不乐观。“它是新一波的赚快钱,到底谁能真正赚到快钱?”柴芦径举例日前广州某大学生一人分得百万元的故事,说:“这是一个个案,在答题中观众分得的钱越来越少,慢慢就会离开;广告商发现没有办法收回成本,就会很快撤出。”同时她强调,这不同于在电视剧、电视台投放广告,需要撤出的话,可以很快随时撤出。

赵子忠对此持有同样的观点。他说,直播答题目前比较新鲜,参与的受众比较多,这种低概率的高奖,号称奖100万,会让大家都觉得自己有机会挣100万,但事实上大部分人是挣不到钱的,只有小部分人挣钱。当大家体验多了发现挣不到钱,平台再忽悠也不会去了。另外,从企业角度来讲,促销无非就是为了广告成效,没有效果,热度自然就下来了。

柴芦径还指出,人们参与直播答题的初衷其实是一种最本真、最纯朴的需求:打发时间、赚点小钱,以及在这个过程中实现自我的成就感。此外,直播答题如果要走下去,必然需要与其他各个相关要素建立一种良性的合理合法的关系,比如不能有法律漏洞,不能作弊等等。

网友观点

对于这些广告,网友们也表达了不同的观点。在一些广告专场的微博中可以看到,有的网友认为这些是“送分题”,可以少答几道知识题;也有的网友说:“为了背那几道广告,简直拿出了高考前的状态,太累了,不玩了。”还有的网友说:“广告太多了,本来是想答着玩儿,顺便学点新知识,结果学的都是广告,这是知识问答还是广告问答?”

在线人数与答题人数前后矛盾引造假质疑

关于用户与平台之间信息不透明、不对称,极易引发数据造假的质疑一直存在。近日,这种情况已经在多平台实际发生。

1月10日晚20:30,一直播的“黄金十秒”栏目显示,有12万人答对了第5题,而当时的在线人数只有3万多。1月11日晚23:30的一场答题中,全部答对12道题的一共有27人,按照规则,应该是27人平分5万现金,但最后每人得到的奖金只有2块多。

1月12日晚间,映客旗下的答题应用“芝士超人”在线人数出现大幅波动,从1705人直接跳到160多万人,两者相差近1000倍。花椒直播旗下的“百万赢家”也出现过24万人在线却有52万人答题的情况,涉嫌数据造假。

对此,平台的回应也多归咎于技术问题。1月12日,一直播官方微博对“黄金十秒”栏目出现的数据显示错误、题目显示错误及间断性无法参与答题等情况致歉,并将这些问题归因于技术BUG。

“芝士超人”则将在线人数陡增的情况归因于平台刚上线的新玩法,即芝士亲友团邀请好友可以得到额外分红,而页面小数字显示的是每秒新增加的关联亲友用户数。

由网友的留言来看,部分网友对平台的解释并不苟同,还有网友称,留言评论被删,目前芝士超人的解释微博对评论进行了设置,已经无法回复评论。

事实上,直播在走红初期已出现过数据造假的问题,相信很多人至今还记得两年前,某主播在斗鱼直播英雄联盟时,直播间显示观看人数超过13亿的新闻。当时,刷量、刷粉、各种道具等在电商网站都是明码标价,直播平台、主播经纪公司、主播均参与其中,数据造假一度成为直播行业公开的秘密。

声明:6ird@rticles|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|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|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
转载: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- 直播答题APP好看的是数据?而不是广告成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