罗振宇2018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:扎心5问

我们不断追问“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?”今年罗振宇在“2018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”中给出的解题思路是:小趋势。

2018年12月31日晚,“2018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”在深圳春茧体育馆拉开帷幕。从4000人的北京水立方、到8000人的深圳春茧体育馆,再到10000人的上海梅赛德斯奔驰中心,今年《时间的朋友》跨年演讲已经是第四届。

每一年,我们都不断追问“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?”今年罗振宇在“2018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”中给出的解题思路是:小趋势。按照罗振宇的话说:聚焦那些“成型之后、爆发之前、意料之中、视野之外”的“小趋势”——这是我们能想到的,一起抵近这个世界本来面目的最好方法。

以下是罗振宇现场演讲精编,未经本人审阅。

岁月不饶人,你们确实也没有绕过岁月。2018年,印象最深的是一艘船的故事,这艘船从西雅图出发,开往大连,运着价值2000多万美金的大豆。如果我是它,出发的时候,我的内心应该是充满力量感的,太平洋就是我的后花园,我就是这艘船的国王,这艘船是全球化的象征,我们很多人都在网上替他加油:加油吧,大豆君。中美贸易战开始后,这艘船的命运被夹在时代的洪流中,找不到方向。今年7月到8月整整一个月,大豆君这艘船原地转圈、等待信号。

这是2018年很多个体命运的缩影,很多人都像这艘大豆君的船一样,在原地转圈。2018年个体命运好像不由自己做主。万维钢说:你有你的计划,但世界是另有计划的。

2018年,我感觉以前很多牢不可破的东西,现在要打一个问号。我们不禁问:这个世界还会好吗?以前变化只是生活的一部分,但今年我们知道,

变化就是生活本身。

今年我们告别了很多名人,我们感慨:一个时代结束了。其实,并不是这一年去世的人太多,而且我们通过40年的改革开放,通过大众媒体了解到这些人,他们成了我们理解世界的符号和榜样,所以他们的离场对我们会产生冲击。这其实是我们一代人在告别我们身体的一部分。

这一年我们经历的复杂情绪,我说我们是一代人,不是因为年龄,而是因为共同经历。

2018年万科在一次大会上,挂出了三个字“活下去”。网上还有一个段子:2019年可能是过去十年里最差的一年,但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。我在微信上问了王兴,我问:你认同这个段子吗?他说NO。我也不悲观,我只关心怎么把事情做好。

今年很多人很悲观,但对于创业者来说,乐观其实是我们创业者性格的底色。世界上有各种乐观和悲观的声音。宏观经济的好坏就像全球平均气温,但是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,关注全球平均气温有意义吗?我们只要关注当地的天气就可以了。就像查理芒格说的:宏观是我们必须接受的,微观才是我们可以有所作为的。既然这个世界另有计划,今晚我们就一起重新做计划。

小趋势

凡我赶不上的,我就在未来等他



  100天前,我们发布了今年跨年演讲的主题词:小趋势。
 

今年投资人李丰问我:你有没有发现,今年很多餐饮公司上市,市值不低,这是为什么呢?我说是因为中央厨房、城市化、消费升级。这是我看到的大趋势。但他说是因为移动支付。为什么是移动支付呢?原来一家餐馆上不了市,是因为过去餐厅都是现金交易,有了移动支付,每一次的交易都可核查,可核查就意味着有信誉,这样资本也就能参与其中,上市也就顺理成章了。你看,中央厨房、城市化、消费升级是大趋势,但移动支付就是这个小趋势。

小趋势不是大趋势的小时候。他本身未必能长成大趋势,但他能产生连锁反应,他是影响趋势的趋势,是带来改变的改变。

拿创业来说,前几年是三五年一个窗口,现在是三五个月一个窗口。现在这个时代对于小人物和小公司就是很残忍。去年美团刚刚上市,但是它是一家人力密集型公司,我原来是这么认为。但我今年跟美团的一个高管聊天,5年前他管理20个人,今年他管理60万人的80后。美团每天处理2000万单,每天最高峰时期做29亿次路线规划,没有人工智能是不可能做到的。这套系统背后是1万名程序员,而这一万名程序员背后又是一个人工智能系统来管理。

人工智能的时代已经到了,人工智能是核武器,但是我们普通人、小公司追不上。

天猫双十一有一个特点是做到千人千面,期间要设计5亿张这样的图,这背后也是一套人工智能,每秒可以做8000张图。这只是阿里巴巴庞大人工智能后台的冰山一角。这就是巨无霸赶上大趋势的样子。

  小人物、小公司怎么办呢?你想多了,这些大趋势跟我们这绝大多数人没有关系。

  这不是你的游戏,但是趋势会改变趋势,当一连串连锁反应发生了,它会有另一个改变推到你面前,这就是属于你的小趋势。
 

在小趋势的逻辑里,有一个坏消息和好消息。坏消息是:每一班车停靠的时间都很短,他们都像末班车,好消息是,在小趋势的逻辑里,永远没有末班车。小趋势的车会一辆接一辆,越来越密。

  假设你想做电商,我们穿越回2012年,当时淘品牌崛起,你可能觉得跟这些品牌没法比,放弃了,没关系。2012年微信公众号上线,微信电商你可能也没赶上。2013年网红电商又起来了。2013年也错过了,没关系,2014年有O2O,2015年有社交电商,2016年有拼团,2017年直播电商又开始了。2018年,快手散打哥一天带货1.6亿。

  总有下一班车,没有末班车。

  想跟上大趋势的人,思维模式是:要是怎么样就好了。要是我考上大学就好了,要是我当年买房就好了,要是我买比特币,而且在上半年卖掉就好了。

  这么想就是做梦。没有一劳永逸的方法,我们只能随时等待小趋势信号的传来。有一句话:凡杀不死我的,都会让我更强大,而今天,我们改一改,小趋势信奉者的态度:凡我赶不上的,我就在未来等他。

 

扎心五问

 

第一问:我能看到事实吗?

  2018年,梁宁在大学里做了一项调查,她问学生:“你觉得长得不好看的人会自卑吗?”结果所有人的回答都是:我长相中等偏上,不知道长得不好看的人心里怎么想。我们的五官是真实世界的感知,但每个人对同样五官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。真相正在离我们越来越远。

  很多人告诉我,没什么人看春晚了,但这是事实吗?要想在春晚打广告,产品日活得先过亿。去年春晚,阿里天猫参与了,它们日活确实过亿了。结果当天登陆的实际峰值是当年双十一的15倍,导致春晚开播瞬间宕机。别把自己当主流,这个世界的事实和我们默认的不一样,在中国再众所周知的事,都起码有1亿人不知道,而大多数的时候是十亿人都不知道。  

少年得到App里有一个栏目叫:数学有意思。做这个产品的老师问了我一个问题:等号是什么意思?等号就是左右完全一样的意思呗。他回答:并不是,等号的意思是有些东西不重要。比如一个苹果加一个苹果等于两个苹果,意思是这两个苹果之间的差异不重要;1+2=2+1,意思是总数才重要,次序不重要;你家三个人,我家三个人,一共6口人说的是规模才重要,具体的关系不重要。很多东西,被等号丢掉了,我们的心智成长就是伴随着一边得到一边丢掉的过程。对于做事的人来说,我们要有一种能力:把抽象的原则还原为世界的真实面目。  

今年很多经济学家说我们的经济下行,2019年可能会出现“倒栽葱”。看一张过去2000年的GDP图片,过去2000年都没有出现过“倒栽葱”的现象,2019年就真的会出现“倒栽葱”?这让我们怎么相信。  

想要获得还原真相的能力,就要有“多元思维模型”。今年我们做了得到大学,就是想让更多做事的人,一起学会多元思维模型。  

第二问:我们能够感知“非共识”吗?  

梁宁说,创新的本质就是非共识。非共识是从被排斥到被承认,从脱离共识到再造共识。所有的创业者,都有一个傻瓜窗口。  

2015年8月,我们想做一个产品,我把很多同事拉入群,说实话,所有人都是懵的,最后我们起了一个群名叫“音频怪物产品群”,2015年11月,得到App上线,几年后,得到大家认可。你看,一个创新的想法在冒头的一刻,连我都觉得是个怪物,如果它不被社会接受,它就真是个怪物。  

真正的创新,一开始都是异端邪说,之后是伟大革命,最后变成稀松平常。一方面我们觉得方便面挺好吃的,另一方面又对方便面的虚假宣传耿耿于怀,我们以为这就是世界的本来面目,这么多年,没有人会觉得需要还原。  

第三问:我的时间够用吗?  

我们这代人的时间太碎片化,岁月静好变成了岁月惊慌。我们还发明了一个词:信息过载。但这个问题不能深想,因为立不住。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说信息过载的人是庄子,他说:吾生也有涯,而知也无涯,以有涯随无涯,殆已。庄子那个时候有多少书啊,他都学不过来,所以信息过载根本不是个问题,习惯了就好。  

信息过载,就是你对环境的熟悉程度不够。如果你回顾自己所在领域,这一年有几篇有洞察的文章?你会发现没有多少篇,有什么信息过载可言?  

人们夸大了信息过载,这不是个真问题,也不是我们今天想说的问题。我要说的是:时间太长了,我们没做好准备。  

4年前,我准备做跨年演讲的时候,咬牙决定做20年。跨年演讲结束那年我多大,61岁。我这么算是按照原来理解的寿命定的,61岁该退休了。可是,如果我能活过100岁,甚至逼近120岁呢?61岁不干活?怎么甘心呢?  

在过去的时间,战争、饥荒、癌症这些威胁人类寿命的东西一个接一个被掌控,我们这一代人大概率人能活过100岁,这催生了我们这一代人在百岁人生下的5个挑战。  

第一个挑战:老了能干什么?  

活得长,有充分的时间,这是一个好消息,也会变成一个大问题,为啥?因为我们都没有为这么长的时间做好准备。本来60岁就该退休,如果我活到100岁或者120岁,60岁刚刚进入中年,后面还有几十年的时间。  

第二个挑战:我和我的孩子怎么相处?  

在百岁人生下,我们和孩子的关系变得不一样。按照过去的习惯,老一代总想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传递下去,不管是经验还是观念。代际传承是这个世界的基本价值纽带。但是当我们可以活到百岁人生时,代际传承变得有困难。到了我们老的时候,如果没有能力跟子女像朋友一样相处,也会变成一个问题。  

第三个挑战:怎么重新定位婚姻?

过去,婚姻是成年的第一件事。但现在,婚姻是把自己整理好后才做的事情。这其中真正的挑战是:婚姻将在人生里扮演怎么样的角色?  

第四个挑战:职业会发生什么变化?  

现在年轻人进入一个行业,把每个行业看成一个大山,默认要往上爬,所以非常在意第一份工作,也不敢换赛道。但如果能活到120年,第一份职业有那么重要吗?  

新坐标决定了新人生。2018年一则新闻:因为一个收费站被裁撤,一个女员工说:我都36岁了,除了收费,啥也不会。而另一位100岁的老奶奶说:我特别后悔60岁的时候没有开始学小提琴,如果当时练了的话,现在已经有40年的演奏经验。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故事:60岁上大学,70岁学门手艺。如果现在不开始,难道要等到100岁后悔吗?  

种一棵树,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,其次好的时间就是现在。


第五个挑战:如何面对挫折?

简单描述一个人的状况,他创办一家公司,花上百个亿,钱全部烧光,欠了好多债,刚刚被限制不能坐飞机,他就是ofo小黄车的创始人戴威。你知道戴威今年多大吗?他91年出生,才27岁,他至少还有70多年,甚至更多时间。70年还会发生多少种可能?丘吉尔也说:这不是结束,甚至不是结束的开始,只是开始的结束。  

说了5大挑战,我们发现:当寿命那么长,我们做重要选择的标准会发生变化。我们选择就不是眼下的利弊了。  

第四问:我的力量从哪来?  

很多人说,拼多多是靠卖假货起来的,拼多多创始人说:拼多多的底层是人的逻辑,两个人相互推荐的来源是信任。总而言之,人的感知和判断,胜过千万条数据。这是人工智能算法无能为力的东西。  

几年前,我想做一个新的事,开始做得到App,我也想信用飞轮人推人。别人算的都是:我有多少用户,但下载得到App的2600万人真的是我的用户吗?我这里还有一个数据,过去一共有240万人把得到的内容转发出去,一共3500万次,这240万人才是我的用户。  

第五问:时间愿意和我做朋友吗?  

抖音是一个时间黑洞,我就是这样,一玩起来莫名其妙2小时就过去了。有一个朋友说他拒绝接受应用的推送,而是坚持自己,我问他,你在对抗算法吗?他说不是,我在驯化它。这就是长期主义,长期坚守自己的目标,才能成为时间的朋友。长期主义,不只是持续做你想做的事,而是不能中断,一旦中断,前功尽弃。小趋势很小很难把握,只有长期主义才能显现价值。



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有得选。只要我们是一个长期主义者,我们就有机会反败为胜,我们就有机会把自己变成算法。世界是丰盛的,还是恶意的陷阱,取决于你是否坚持长期主义。
本文由 6ird@rticles 作者:6ird 发表,其版权均为 6ird@rticles 所有,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 6ird@rticles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文章来源。
0

发表评论